骆派京韵《击鼓骂曹》文本

来源:京城在线   2014-05-07 13:57  编辑: 张艳   人气:

导读:  汉末诸侯乱纷争,群雄四起动刀兵。曹孟德位压群臣权势重,挟持天子把令行。都只为招安刘表来归顺,要请一位风流名士前往疏通。那孔融爱重儒生怜才子,修本上表要保荐弥衡。弥正平舌枪唇剑刺奸相,他在那群臣宴上骂奸曹,击鼓显奇能,真乃烈性一狂生。(甩板)   这弥衡

  汉末诸侯乱纷争,群雄四起动刀兵。曹孟德位压群臣权势重,挟持天子把令行。都只为招安刘表来归顺,要请一位风流名士前往疏通。那孔融爱重儒生怜才子,修本上表要保荐弥衡。弥正平舌枪唇剑刺奸相,他在那群臣宴上骂奸曹,击鼓显奇能,真乃烈性一狂生。(甩板)

 
 
  这弥衡来到相府,叫人去通禀,那门隶急忙禀报了一声,不多时忽听里边有人喧嚷,说丞相钧旨要召见弥衡。这先生大摇大摆朝里走,步进仪门来至中厅他是闪目看分明。见曹操端然正在中厅坐,那一种威严杀气迥不同。这弥衡见此光景气冲牛斗,挺身形眼望长空,狂笑了一声。哎呀呀,说宇宙虽阔,并无一人也!那曹操听他出言不逊,叫弥衡你何出此言藐视本相,我帐下文官武将皆是盖世的英雄。弥衡说领教,愿闻何人也,曹操说,嗯!他们个人自有个人能。荀彧、荀攸、郭嘉、程昱,四文人,机深智远,运筹帷幄,论才略胜似昔日萧何与陈平。张辽、许褚、李典、乐进,四武士,拔山举鼎,比马武与岑彭。吕虔、满宠、为从士,于禁、徐晃、做先锋。夏侯敦英明盖世天下晓,曹子孝世间福将四海扬名。其余者车载斗量,难以枚举,真称得起文官多谋略,武将惯能争。(甩板)
 
 
 
  这弥衡冷笑摇头,说君言谬矣!这些人据我看,他们无谋无略无勇又无能。荀彧无非吊丧问病,荀攸不过看守坟茔。郭嘉可使白词念赋,程昱堪配闭户巡更。张辽擂鼓鸣金,满宠食糟饮酒,乐进招读看状,李典请客约朋。筑樯负板于禁堪用,牧牛放马许褚之能,吕虔为野将磨刀铸剑,徐晃乃庖者煮饭调羹。夏侯敦称完体的将军天然美号,曹子孝要钱的太守人颂芳名。其余者,哎呀呀,他们不过是些衣架酒桶肉囊饭袋,他们一个个寡廉显耻利禄熏心,恬然是人面,他们枉生在天地中,怎称万物之灵。话未完张辽一旁冲冲大怒,刷的声从鞘中亮出太阿纯锋。赶上前手指着弥衡高断喝:哼!好鼠辈,你真真可恶太难容。弥衡说我为鼠辈尚有人性,你这蝼蚁小辈擅敢发威把我惊。曹操说啊!张将军你杀此狂生有何用,岂不被这天下人耻笑曹某不能把物容。说弥衡汝有何能说此大话,弥衡说我所之能你等不能,三教九流无一不晓,天文、地理无所不通。曹操说,哦!既如此我帐下缺少一名鼓吏,宴会时早晚击鼓与我听。那弥衡并不推辞应声而去,到次日曹孟德是在相府他们大宴众公卿。(甩板)
 
 
 
  酒席前文武百官挨次坐,华宴上罗列盛馔宰凤烹龙。孟德说,来!快唤鼓吏擂鼓助兴,命他等焕然一新把衣更。这弥衡新充的鼓吏随班而入,怒冲冲身着破衣直上中厅,将那鼓打响连声。只闻得咕噜噜,头通鼓打惊天地,二通鼓音悲喜交加令人惊。咕噜噜渔阳三挝音节殊妙,韵哀哀远远似有金石之声。众公卿凝神听弥衡他击鼓,(击鼓)听鼓声住,人人心惨切停杯欲泪零。这曹操听鼓声凄惨欠身离座,见弥衡并未更衣断喝一声。鼓吏你为何不将衣裳更换,这弥衡将破衣脱去赤露身形。满堂中文武百官齐都掩面,这弥衡旁若无人颜色不更。故意地迟延了半晌徐徐着裤,这曹操大怒说好一个弥衡。真大胆在庙堂之上如此无礼,却为何把羞耻全无礼仪不通。弥衡说,欺君罔上方为无礼,我要露一露清白之体父母的遗形,何言礼不通。曹操说,汝为清白,哪个是浊物,弥衡说,浊者目下就是你这奸雄。你不辨贤愚浊在目,不纳忠言浊在听,不读诗书浊在口,不通今古浊在行,你不容天下的诸侯,浊了你的肺腑,你常怀弑君篡逆,浊了你的心胸。我本是名教的班头,斯文领袖,你辱我充当鼓吏,好贼你的昏庸,直骂得曹操闭口无语,羞愤交加颜色变更。这曹操要暗用奸谋施诡计,借剑杀人是他素日之能。冷笑道弥衡,我命你一往荆州降说刘表,事成归来我保你做公卿。到后来,那弥衡被黄祖怒斩刀下丧命,好可叹冰心铁胆奇男子,烈性狂傲一命丧残生,世代留清名。

免责声明:骆派京韵《击鼓骂曹》文本一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京城在线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 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 载的目的只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京城在线联系 (QQ:1187215932)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秒速飞艇投注 湖南快乐十分 秒速飞艇可以做假吗 秒速飞艇计划 秒速飞艇计划 秒速飞艇平台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 福建11选5走势 秒速飞艇是真的吗 奔驰彩票开奖